東京畸零人

⊙奎澤石頭

那約一百三十公分高的身體斜倚著
柺杖,脂粉薄施,髮梳微捲
皺摺三分的粉紅裙行從你喘息稍稍
的旅次身邊而過,畸零的腳
吸引,所以貌似正常地
尾隨 她只是東看看西看看
禮貌添購,絲巾一條
乾果禮盒,所以餽贈親友
來自東京的紀念你的空洞無物
向來關心,姓氏圖騰,消費永恆在
自己界定的步伐肆虐圓周
三百公里,反覆撞擊颶風魅力以為
掃過的煙消雲散,聽來的
歌聲與喪失中立的選取,可以
若能,卸下肩上重擔千斤
你也要輕如鴻毛,如霧起時
乘噴射客機而去
尚饗的,你所見的乾果禮盒
私藏於腋下小心翼翼
她優雅有禮地說 借過
往來的
一百五十公分高以上的身體
目的分明,所以是
其中之一所見都是疾行不如瀏覽
櫥窗,反映的泥濘
七月的雪,不合時宜的
省思,說服自己,你可以犬儒以對
足以融化一切的陽光
沒有對象的昇起,處決
詩的畸零。

2005.8.17

本篇發表於 未分類。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