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增!)石計生教授等2006年資訊社會學國際年會論文

資訊社會十年回顧與未來展望
2006台灣資訊社會學研究學會年會暨國際CIO學會台灣分會成立大會
日期:2006年10月15日 (星期日)
地點:元智大學六館 (桃園縣中壢市遠東路135號)

2006年資訊社會學國際年會論文
空間化社會指標:跨界建構與地理資訊系統整合雛議
Spatializing Social Indicators: A Prelimiary Study on the Cross-Border Construction and GIS Integration

作者:
石計生(東吳大學社會系副教授)、
黃慧琦(立德管理學院休閒管理系助理教授)、
陳翊威(元智大學資訊社會所碩士生)

空間化社會指標:跨界建構與地理資訊系統整合雛議

摘 要

本文的研究目的為整合具跨界性質的社會指標、調查資料庫、與使其呈現空間化的結果的設計。「社會指標」、「社會現象」和「社會政策」間是一動態的過程:「社會現象」的變化會使得「社會指標」有訂定之必要,然後政府才根據此「社會指標」擬定「社會政策」;但是,因為社會現象會隨一國的經濟、政治與社會的歷史發展而不斷變化的過程,新的社會問題與發展不斷湧出,因此,「社會指標」與「社會政策」會隨之不斷調整,以因應新形勢。而隨著全球化與資訊化的變化,在研究「社會指標」建構的同時「跨界」現象會發生:即關於指標的衡量至少會同時橫跨兩個傳統上視為不同的領域。本研究在討論了「調查與統計之最小單位」訂定與指標「可否空間化」、「空間單位層級」等的問題後,具體建議建立一個「可空間化的最小調查單位」:以矩陣(Array)或網格(Grid)的方式切割成細小而且均等的空間單位,並且透過GPS衛星定位系統的定位功能,確保準確的抽取特定網格或矩陣中的人口進行抽樣調查;並經由設計一套整合社會指標、資料庫與GIS結合、和「先導型系統」的雛形架構的流程,強調「跨界」建構的真實操作性,克服了一九八0年代台灣所謂的停留在抽象概念的社會指標「實踐上的整合」。
而Web的分散式應用架構規劃「先導型系統」設計,可整合現有之GIS的軟體,讓使用者及系統維護者透過區域網路,即能操作查詢統計功能,讓社會指標涵蓋資料的統計分析結果以視覺化互動呈現。未來資料探勘(Data Mining),可經由反覆累積形成的龐大資料庫,從中尋找出有價值的或者看似無關、隱藏的資料,並且透過分析、歸納出有結構的模式,將所蘊含的內隱式知識,經由探勘,產出外顯式知識,以作為社會決策者在進行決策時之參考依據。

Spatializing Social Indicators: A Prelimiary Study on the Cross-Border Construction and GIS Integration

Abstract

For special interest on spatializing social indicators, this preliminary study focuses on the integration design of indicators, data base, and 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s(GIS). Due to the social changes, the dynamics of social problems make the necessity of adjusting indicators, in turns, make the social policy changes. Today, globalizing and informationalizing society creates a ‘cross-border’ nature of social indicators, which means they combine more than two different fileds for measurement. The research discusses the problem of the smallest unit of investingation and statistics for spatializing indicators and suggests that should create a small and equal size spatial unit based on array or grid methods. By designing a ‘Prelinary System’ for integrating social indicators, database and GIS, the research upgrades the conceptual integration of the 1980s and creates a real cross-border spatializing social indicators via the GIS package.

二次大戰以降,台灣的發展在開發中國家中的確是突出而顯著,在經濟、政治、教育及福利等各方面皆有長足的進步,其成就已經普遍被有識者列為亞洲四個新興的工業國家之一,與南韓、香港、新加坡並稱為「東亞四小龍」。目前,已然歷經成功工業化的台灣,正邁向後工業社會的挑戰,努力要躋身已開發國家之林,是不爭的事實。據此,觀察台灣社會現今發展及未來走向的指標,就國民生產總值來說,台灣目前的農業只占2%左右,工業約有32%,服務業則高達66%以上。再看產業人口結構,農業人口比例已經降到8%以下,工業人口約有37%,服務業人口則已達55%以上。在經濟全球化的潮流下,台灣正面臨產業結構的轉型,過去利用勞力密集創造的簡單加工出口型態,多數外移到中國大陸及東南亞等地生產,國內則變成以資本及技術密集產業為主的發展,例如目前的重化工業和資訊電子高技術產業已占整體製造業的四分之三強。
九十年代之後,台灣邁向後工業社會的特徵更加明顯,已經完全脫離匱乏經濟的狀態,訊息及高科技產業成為工業發展的中心,進入知識經濟的時代,強調服務性的及大量消費的活動。而整個社會的問題核心已經由生計的掙扎與生存的奮鬥,逐步轉向生活的追求與生命的釋義。同時,新社會衝突的核心不再是傳統的勞工問題,而是諸如休閒娛樂、健康醫療、社會福利與保障、教育與認同、失業與就業安全、犯罪與社會控制、環境破壞與保護之類的社區問題。這意味著主宰工業社會的工作倫理與價值觀已式微,休閒、社區與文化活動的重要性相對增加,走進講究活動的個性化、批判性與創造性的新境界。
為提升國家整體競爭力,周延重大決策之施政品質,並評估後續發展及政策效益,以為政府精進施政決策之參據,許多先進國家均建構完整的社會發展指標,作為評估政府政策成效與社會發展的進步情況。面對上述戰後台灣的社會發展背景, 積極有效建立其發展相關的統計資料庫,方向上大致為:(1)建構社會指標資料庫,掌握社會發展的現況和趨勢:台灣作為一個開放的社會,其發展不僅面對傳統因素與現代因素的糾葛,更是處於內在因素與外來因素的拉扯,呈現相當混淆而複雜的情形。對此,欲瞭解、釐清其發展的現況、問題及趨勢,必要先行掌握其中的各項發展因素及其指標,而這有待其相關資料的收集和建立。具體而言,社會發展資料庫的建立,有助於政策分析人員及學術工作者的研究。隨著台灣社會結構的轉型,新生和新型社會問題欠諸多交雜一起的變數,具有「交織叢結」的複雜特性,屬於大型社會系統的管理問題。解決這些問題不能訴諸直覺判斷,必須依靠知識技術所提供的理性判斷。為了客觀界定理性目標與手段,分析者與決策者需要應用數學、統計與電腦等知識或技術,藉以精確計算相關於理性行動或方案的成本、效益及替代辦法。這一切都必須有社會發展的相關資訊和資料作為依據。(2) 利用地理資訊系統(Geographic Information System;以下簡稱GIS)與資料庫結合形成社會發展的政策和方案:不論是研究者或決策者進一步形成政策和方案時,尤其是針對社會發展的未來,都必要依靠其相關指標,以及根據這些指標所衍生的進階資訊,GIS更進一步被定義為策略上的判斷或政策支援之設備,能夠被使用來模擬目的或描繪社會中的公眾議題、社會問題與環境特徵的關連性做廣泛的運用,GIS能為公共管理發揮相當的功能。經過統計分析與地理資訊系統呈現的圖示,才能精準地制定出適時有效的策略與作法。行政院主計處開始發展「中華民國第四期統計發展中程計畫」,而在本項計劃之中,相關政府單位亦開始思考,統計指標與地理資訊系統結合的可能性,因此,在「中華民國第四期統計發展中程計畫」中,其中「推廣統計資訊應用」策略目標下即有「加強統計地理圖形應用系統」此一個案計劃,試圖將統計指標與GIS結合。唯國內相關統計資料,大多使用抽查的方式進行,所取得的資料,難以追溯其來源,因此,欲整合至地理資訊系統之中,進行分析與呈現,有相當高的難度。
是以,本研究主要的目的在於思索「空間化社會指標如何可能?」,亦即,在參考先進國家之社會發展指標並衡酌國內社會發展需求後,審慎界定社會發展範疇,釐清社會發展政策決策等問題;並進一步提升統計與GIS之整合運用,以達社會發展統計支援決策之功能。
爰此目的本研究將分成兩大主題,首先是指標之建構與通盤檢討,並建構建構指標與評估調查相關數據,評估調查全面性建立資料連結應用機制。其次為
構完成之資料庫,需思考在分析與展示上,應該如何呈現?透過與地理資訊系統的整合後,社會調查統計資料庫所提供的,不再是艱澀難懂的數字,GIS的圖形化處理,可以將統計資料中的數值轉化為圖像的方式表現。此外,由於搭配了GIS之後的資料庫,所能儲存的資料格式,不再限定為數值格式。換言之,進行社會調查所產生的聲音、影像等記錄檔案,均可整合至此雛形系統之中,對於相關研究者在進行研究與詮釋時,參考的資料更為多元,詮釋的結果也更能貼近真實社會情況。
現今社會研究的領域,不論是指標建立,或是問題發現,已經甚少各自為政的狀況了,多半在研究的同時「跨界」現象會發生:至少會同時橫跨兩個傳統上視為不同的領域,例如:數位落差問題的研究,至少會橫跨教育、人口與都市化等領域。可見未來社會發展相關調查研究方式,必然是橫跨越來越多不同的學門與領域。因此,如何整合這些不同學科、學門的調查資料,使其呈現研究者所欲呈現的研究結果,將會是一個重要的課題。然而,跨學門的資料要如何整合?卻是一個難題。每個領域所使用的研究方法,也有所差異。統計指標的制訂也都不同,這些問題,都仍待解決。在社會調查統計指標方面,由於需考量到,地理資訊系統資料庫格式與傳統的統計資料庫或MIS資料庫的格式上有所差異,因此,首先必須先針對既有的統計資料以及指標,進行有系統的整理、分類,以判定哪些資料可以直接轉換成空間資料庫格式,而哪些資料必須再蒐集其他相關的資訊。並對此提出一個未來從事社會調查統計工作時,具體可參考之指標架構。

一、 社會指標的比較

社會發展指標的制訂,在不同的國際組織以及先進國家裡面,均有所不同,有些國家或組織,將經濟範疇納入討論,形成整體的「社會經濟發展指標」,而有些國家或組織則排除經濟的狀況,單就社會發展以及人口概況發展其指標,而將經濟變項視為另外的範疇。本研究在回顧國外相關指標時,為求簡單明瞭,接下來進行國外相關指標回顧時,將以社會發展為主,除非必要,不特別討論經濟發展指標。接下來就分別論述聯合國、歐盟、美國以及日本相關社會發展指標制訂,以及該指標所包含的分層內容。
(一)聯合國
聯合國的經濟與社會發展相關指標,可以分成經濟(Economic)、人口及社會統計(Demographic & Social Statistics)以及環境與能源(Environment & Energy Statistics)三大類,而其中各類的指標,又分成二至三個層級。社會指標之各個項目主要偏重在人類居住地(human settlements)相關生活水準、社會財富分配與貧窮問題、文盲與識字率等問題。近年來,聯合國為了比較並瞭解各國婦女之社會地位,在人口與社會相關調查指標細項則將男性與女性之統計調查獨立表列。此外,其他的社會指標還有時間分配與時間使用、公共秩序與安全、收入分配與消費、社會福利等則已發展出統一制式的調查表共國參考使用。整體而言,由於聯合國為一國際組織,社會發展的指標制訂,主要用以比較各會員國之間的社會、經濟發展程度差異。因此,社會指標項目應可作為指標建構之基本項目,在此基礎上考量我國社會與區域發展之現況增修。有關聯合國的相關經濟與社會發展指標及其分層架構,請參見附錄一。
(二)歐盟

本篇發表於 教授國際學術交流。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