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溫羅汀:徬徨都市之心的安放

⊙石計生

這個時代的人大多無法逃離都市的便利、光鮮、速度和擁擠樂園的羅網,但徬徨都市之心需要一個地方安放,通常是文化。文化可以座落在現實,也可以發生在超現實。

金門溫羅汀是一個看來超現實的拼貼,是由住在台灣的人不常會想起的中華民國金門縣;和台北公館–被前衛的都市改造組織OURs所賦予的新名辭 「溫羅汀」– 所構成。

說起金門大家有一種陌生的熟悉感,它響亮的名號停留在一種戰地的歷史記憶與特產貢糖、一條根和高粱酒等觀光物質之間的陌生,彷彿這些之外空無一物;事實不然,在台灣本島的高度資本主義化所造成的空前環境與文化污染的同時,金門可以說是除了台灣東部的宜蘭與花蓮縣外唯一的淨土。這個地方在自然生態上,弔詭地因為長期的軍事管制而保留了豐富的動物與植物的物種,更別說山林與海岸的地景完整;而文化生態上則擁有先民的歷史遺跡:如保留完整的洋樓、民厝和戰鬥坑道與軍事設施等獨樹一格的文化地景。當我在這叢爾小島上行走時,竟會因為自然與文化地景上的互為主體的交織,加上個人文化上的家族的記憶而忘不了這片土地。

而台北的公館本來是一個眾所周知的商圈,它是和台北市由北到南的天母、士林和師大等商圈等形成帶狀的具有特色的消費購物天堂,它商品堆積如山,吃喝玩樂應有盡有,卻欠缺靈魂。「溫羅汀」則企圖喚醒公館的靈魂,賦予這商圈新的文化意涵,標榜「延展屬於溫州街、羅斯福路、汀州路街弄的獨立自由、理想認同精神」、「沒有資本主義的強勢消費氛圍,卻有絕對獨立自由的人文精神」。獨立都市改造組織在台北市文化局的委託下,自去年底開始推動溫羅汀獨立文化地景保存行動,希冀在文化政策上提供機制與空間鼓勵獨立文化的發展,避免商業化摧毀。

也就是,所謂「溫羅汀」是有意識地透過民間和政府的合作去凸顯一個區域的文教特性,將在大學旁的包括小的,獨立的人文社會書店和咖啡廳等形成共同體,以其自由伸展的後現代特質,去對抗連鎖書店或商業團體的文化霸權與侵蝕。

OURs的「溫羅汀宣言」旨在傳播這樣一個具體實踐在空間地景上的意識:

如本文所附的地理資訊系統(GIS)地圖粗略統計,方圓小於一公里的公館域內密佈至少約四十家以上的特色書店、二十家以上的人文咖啡店與數家彰顯搖滾精神之地下音樂場所,更遑論首屈一指的NGO集中特色,在學院主義與象牙塔教條外,以文化精神驅動出意識竄流、拼貼切分的地下社會。從華文世界第一家女性主義專業書店女書店,全球唯一華文同志書店晶晶書庫,堅持推廣左派思潮的唐山書店,主張臺灣多元族群主體意識的臺灣ㄟ店及南天書局,社會哲學人文研究基地桂冠書局,簡體字人文書寶庫明目書社、結構群、山外、秋水堂,吟詠詩歌不綴的詩歌舖子,各具個性的二手書店、古今書廊、公館舊書城、茉莉、小高的店等…到容貌已逝曾為民歌傳唱聖地的稻草人西曙U、叛逆知青據點AC/DC 、搖滾靈魂迷幻酒吧搖滾陣地、Wooden Top、或堅持至今奮力發音的女巫店、地下社會、河岸留言、柏夏瓦、這牆、所在、小白兔唱片行…,及挪威森林、巴黎公社等催生左翼理想自由言論的咖啡社會,提供青年世代寂寞靈魂的出口。


本篇發表於 台北市公館/溫羅汀。將永久鏈結加入書籤。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